固安县政府干预司法导致工程款无法执行拖欠农民工工资长达4年

   光华通讯社记者赵平 杨丽娟 罗思蒙 袁建北京报道 农历腊月二十三是中国北方民间传统的小年,这一天农村人都要在家里团聚,开始迎接大年的到来。可是河北霸州的陈秋学却冒着寒风,穿梭在北京街头,他有家难回,因为4年前的工程款至今没有拿到,农民工工资也没有着落。记者是3年前就了解过他的事情的,总以为早就解决好了呢。今天才知道,这几年他一直在打官司,被固安县政府干预司法导致法院执行不到应得的工程款。党中央和国务院三令五申,不准拖欠农民工工资,人社部也专门下过通知,要求企业年前保证农民工工资正常发放。河北省固安县政府利用权力干预司法,导致陈秋学工程款得不到执行,拖欠农民工工资给社会带来极大隐患。户籍所在地霸州市岔河集乡政府两年来专派乡党委委员刘亚辉同志多地多部门多次帮助协调解决,霸州公安部门为了维稳,对陈秋学进京上访多次施行拘留。记者希望事发地固安县有关部门不要只看热闹做旁观者,认真对待陈秋学的问题,积极调查妥善解决,绝不能不作为、胡作为,更不能以维稳的名义打击报复受害人。在依法治国的今天,党纪国法何在,社会的公平正义何在,老百姓干完活拿不到钱,地方政府是不是尽职尽责了,是不是依法办事了。政府出面协调是好事,但是不要以协调的名义干坏事。现将陈秋学反映问题的详细材料和证据刊发,希望得到有关部门的关注,早日解决他们的诉求。我们光华通讯社也将持续关注事件的进展,并做追踪报道。
   下面是陈秋学反映问题的详细材料和证据:
 

控告固安县人民政府
欺骗农民工,不作为、慢作为,剥夺公民司法权利、干预司法
导致法院支持的款项未能执行到钱

 
   本人陈秋学与霸州市永兴建筑有限公司和辛贺军因承揽合同纠纷一案,2017年3月29日判决即(2017)冀1022民初99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2017年6月6日在固安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未果,于2018年4月2日向固安县人民法院申请撤销执行,而后又申请恢复执行,即(2018)冀1022执恢153号,执行又未果,在2018年11月12日裁定终结涉案执行程序。
   涉案工程实际情况特殊复杂,涉及人和事太多,拖延时间过长,债务巨大。正如原固安县邢绍祥副书记所说:“政府不去协调,怎么能维稳,政府不参与,又怎么能解决实际问题。”李庆辉副县长也曾说按政府的大方向去做,不要什么事都找县长,所以即使是法官也要听从政府的指示,协调与干预司法的界定,就是因为过度袒护而润生保护开发商及建筑商,成为真正所谓的地方保护伞,而歧视、哄骗、镇压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也是中国房地产业腐朽典型的缩影。
   涉案工程固安县富方园住宅小区的开发建设在2007年立项施工,历经四家建筑公司,七年的时间建起七橦半拉子主体,更有甚者3#、4#、8#楼体的正负零坐标低于设计相差30公分,可见施工项目混乱程度。到2014年7月我们进场修缮及部分安装时,已经不具备施工条件,还被隐瞒欺骗缴纳了20万元的按期完工履约保证金,并都是自行解决的水电等施工条件,工程竣工撤场后,更是引爆了一个大炸弹,购房业主要房上访告状,开发商固安县蕴铭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缴蕴培触犯法律被批捕入狱而后死亡。农民工讨薪维权2015年2月3日约河北省电视台民生6号线派记者到现场专访此事,由于固安县政府出面阻止未能报导,而以后的跟踪报道更是没有了音信,也让河北民生6号线失去了公信力和逊色,迫于维稳和媒体压力,固安县人民政府出面协调,成立富方园工作组,并组织多方进行清产核算来解决遗留问题,其中聘请了秦皇岛中建造价咨询公司,廊坊市金业造价咨询公司等公司,我班组的施工范围也在审核之内并给予了相应的核定,审核后的给付款项更是也没有着落,工作组承诺了给予监督发放。前两年两次都是春节放假的前一天按农民工实名制方式支付部分农民工工资,并强迫我们签订不许上访的保证书,到2015年7月23日霸州市永兴建筑有限公司辛贺军、刘钢在廊坊市司法局进行拍卖程序向开发商要钱,固安县政府又出面干涉履行执行又未能有结果,结果是地方政府、开发商、建筑商串通起来一拖再拖,形成了牢固的三角债。辛贺军和刘钢扬言爱上哪里告就告去。固安县法院不依据“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河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河北省公安厅,冀人社发【2014】36号文件《关于加强和规范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犯罪案件移送工作的意见》”的文件,固安县蕴铭房地产公司十年没有盖好一套房,反而筑起了巨大债务的三角债,十年后判定在债务的给付范围内不承担任何连带责任,真是难得法官的判决。

(此文不代表本网站观点,仅代表作者言论,由此文引发的各种争议,本网站声明免责,也不承担连带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