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学家陆蒙吉:德国的计划是与病毒长期共处打持久战,大概需要两年

随着病人人数增加和峰值的推移, 德国的死亡率也会上升的

病毒学家陆蒙吉:德国的计划是与病毒长期共处打持久战,大概需要两年

  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教授陆蒙吉(受访者提供)

  3月29日,两名法国梅斯市的危重新冠肺炎患者在一场大雪中被军用直升机运至德国,降落后,他们被飞快转移上救护车,送往德国埃森大学医院接受治疗。至此,埃森大学医院已经收治了四名法国危重患者和两名意大利危重患者。

  截至当地时间4月5日6时许,德国累计确诊新冠肺炎77981例,是继美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后,确诊病例全球第四多的国家。但德国患者的死亡率一直保持在相当低的水平,目前死亡病例1446例,死亡率约为1.5%,远低于欧洲其他国家。

  根据《2012年重症监护医学》数据显示,德国每10万人有29.2张重症病床,排在全球第二位。因此,德国的医疗资源尚未出现挤兑,且对欧洲其他国家伸出援手。

  不过,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说,德国的死亡率一定会上升,对德国的ICU来讲,真正的考验要在两周以后才到来。“与新冠病毒的战斗,恐怕是场持久战。”

  用大规模的检测来拦截

  中国新闻周刊:你曾说过,德国当前面对新疫情主要分三步走:一是拦截,二是保护,三是减损。请问德国疫情防控的具体步骤是什么?效果怎样?

  陆蒙吉:德国的拦截工作从1月28日确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就开始了,那是一名汽车配件公司的员工,他确诊后,德国将其公司所有员工以及家属都检测了一遍,当时就检测到了13个阳性病例。那次的拦截可以说很彻底、很成功。

  2月中旬,德国发现有一个确诊病例参加过海因斯贝格县举办的狂欢节,又立刻将病例所在社区的参加活动的300多居民都筛查了一遍,几十人呈阳性。这是第二次拦截,基本上也是很快就完成了。但病毒在这个区域局部继续传播,目前有1400多人确证被感染。

  接下来,就是狂欢节期间到意大利、奥地利等国家去滑雪的人。这批人回到德国后,使病毒在德国传染开了。他们中间发现了大批病例,大约有9000多人以上。

  目前德国病例的来源就是这样,来源搞清楚了,也就明确了疫区是什么地方。所有从疫区回来的人,德国都要求自觉在家隔离14天,有症状的进行检测。

  拦截的工作其实德国现在也还在做,因为病毒传播已经在德国内部,效果已经比较差了。到3月中旬,病毒在德国的传播逐渐进入指数级增长,只要有一部分患者没有拦截到,它肯定会蔓延开来,这就是全球大流行病的特征。

  像韩国那样类似使用手机疫情警报系统的极端措施,因为涉及泄露个人隐私,在德国是行不通的。所以我们使用的方法就是不断地增加检测量,就像跟病毒赛跑一样。还有就是采取非医药干预措施,例如学校停课、社会隔离、非生产性的活动全部停止,并建议年轻人不去探望老人等。这就是保护,把感染的传播速度减下来,重点保护老人等高危人群。

  中国新闻周刊:德国的病毒检测力度非常大,3月第一周就已经达到16万人次。什么样的人可以接受检测,具体的标准是什么?

  陆蒙吉:只要是从疫区回来或者跟确诊患者有接触史的,出现有咳嗽或发烧这样的症状,就要接受检测。接受检测一定是有标准的,要符合疑似病人定义。

  狂欢节期间,从意大利、奥地利回到德国的人数量有几万,不可能每个人都去检测的,这个工作量太大了,而且没有效果。我们做这个工作其实心里很清楚,虽然能够把大部分拦截下来,可能拦截95%,但还是会有5%是漏掉的。即便再增加数倍的检测量,但把所有病例都筛查出来,也是不可能的。任何检测系统,如果没有目标地去做,肯定就被击垮掉。

  在2月份的时候,在我们病毒所所有进行新冠病毒感染检测的人中,呈阳性的比例大概只占1%左右,大部分有症状的人都是感染了流感病毒。随着新冠病毒感染人数的增加,现在检测的阳性率大约有10%了。

  中国新闻周刊:检测结果呈阳性的人都可以入院接受治疗吗?

  陆蒙吉:轻症的患者居家隔离。德国人的居住面积普遍比较大,一个人隔离在自己房间里面,不和家人接触,还是能做到的。

  另外,在德国,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中,年轻人居多,因为一开始的病例绝大部分是去参加狂欢节、去滑雪感染上的,尤其去滑雪感染的那批人身体还非常好。所以德国在疫情刚开始传播的时候病死率非常低,只有0.3%左右。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后来,传染的人逐渐增多,就有一些年纪稍微大一点、有基础疾病的人被感染,这部分人的病情就比较危险。

  年轻人身体好,呆在家里面过两天自己就可以恢复了,症状和感冒差不多。德国部分年轻人对这个病也并不是那么重视,很多人觉得,得了就得了,也不必防护。这个态度对防控措施是起到负面作用的。

  中国新闻周刊:德国从一开始就采取高检测率的应对措施吗?依据是什么?

  陆蒙吉:德国对于病毒的检测力度大,一直是有惯例的。德国有针对全球流行病防御的草案,一直在执行,即便在没有发生这种大流行病的时候,德国的病毒检测也处在非常高的水平,主要就是为了防止有疫情发生。

  例如,一到冬天,医院就会来一些有呼吸道症状的病人,我们做一套共计十一种不同病毒的检测。很多国家不这样做的,因为成本很高。但这样大力检测,让我们掌握很多数据,只要出现一些不明的呼吸道感染,就可以去追踪。德国很多实验室都在做这样的监控,一旦发现检测不出来的病毒马上就会有警报,这就降低了爆发新发传染病的几率。

  就这次疫情来说,德国的地理位置处于欧洲中间,四通八达,到处都可能出现输入病例,很难封,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大检测力度。

  检测的力度也是根据疫情的发展、感染人数的扩大来调整的,3月第一、二周大概是16万人次,第三周到达25万人次,上一周到40万人次,现在德国坚持每周30到50万人次的检测。

  拿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来说,埃森大约有60万人口,从1月中下旬开始,每天大概检测二三十例,但都是阴性。从2月开始出现个别的呈阳性病例,到了3月,检测量和呈阳性病例数都越来越多。现在每天的检测量是300份左右,工作量增加了10倍。一些商业实验室,一天的检测量能达到千次以上。

  德国现在还有个正在讨论的方案,就是每天检测20万次。按照这个方案,接受检测的人员范围还要再扩大一圈,例如发现一个确诊病例,不但要检测他的密切接触者,还要检测密切接触者的密切接触者,那样就会跑到病毒的前面去。现在德国还是追着病毒跑。

分享到:

最新

热门

随机